【双叶】《一纸荒唐》一发完结

瑶总裁多年不解深情:

❤一个一发完结的带肉的BE的点文,轻虐。【你们知道的我写东西不虐所以放心大胆的吃吧。


❤ @朔月. 好早以前点的双叶的肉,带了点肉渣,恩,凑活吃吧。另外主要还是 @年轮(常年失踪小透明就是这么任性(ノ"◑ڡ◑)ノ") 点的BE,还有那一句话。【卧槽名字这么长


❤标题什么的就能看出结局和文风,文渣拒绝谈人生。


——————————————————


(0)


    曾经,叶秋在书里看过这样一句话。


    没有什么比血缘关系更近,也没有什么比血缘关系更远。


 


(1)


    叶秋从来都只相信这句话的前半句,至少在叶修离家出走前是这样的。


    大人们常说,遗传很重要。叶家两个小少爷,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接受的是最好的教育,肯定将来都是叶氏集团强有力的主人。


    但是也只有叶秋知道,自己的哥哥,和自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一个内心狂热但是外表认真的人,和一个内心认真但是外表放荡不羁的人,这两个人,怎么可能成为兄弟呢?"


    助理站在一旁,听到看着文件的叶总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吓了一跳。


    "叶总,您刚才,说什么?"


    "哦,没什么。"


    叶秋呆望着手里的笔记本,上面细细密密地记着公司里的琐事,字体甚是好看,很多合作伙伴都说,叶总裁的笔记本里,从来没有错别字,就连涂改的痕迹都鲜有。


    没有人能做到表里如一,就算是叶总裁也不例外。


    "你先走吧,过一小时帮我给家里打个电话,今天晚上有应酬。"


    叶秋的助理和他一样,笔记本随身带着,叶秋说什么,她就记录什么。


    "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早点下班吧,今天元宵节。"


    叶秋看了一眼桌上的表,从电脑屏幕上看见身后的助理开心地笑了一下,推了推眼镜,又绷紧了脸。


    "好的,叶总您也早些休息。"


    一声很轻的关门声,一瞬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叶秋一人了。


    "靠。"


    叶秋一拳砸到了桌子上,把笔记本上的一张纸呲啦一声扯了下来,一点也没有犹豫。


    放在桌子上,他折了三两下,就折成了一个四方形的小玩意儿。叶秋把别在自己胸口处的钢笔拿了出来,就是他经常不让人用的那支,用来签过亿的合约的笔。


    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叶秋就把小玩意儿折成了一个立体型,横纵都可以拉伸,在中间写着字,字体好看得就像是印刷出来的。


    "叶修,来吧,东南西北,来选一个,几下,从哪开始!"


    叶秋说完,冷清的办公室里没有任何一个回答。


    唯一回答他的,大概只有那从窗口吹进来的,还带着凉意的风。


    "啊,这样啊!"叶秋好像是会意了一样,把手上的小玩意摆弄了两下,然后定睛,看着藏在纸里面的字。


    近视了。


    叶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没戴眼镜,根本看不清写在纸上的字。


    他把放在桌上的眼镜戴好,看里面的字的时候,比看任何一个文件都要认真。


    "啊,果然你不想让我回家啊。算了,我不回家了。"


    叶秋把手上的东西一揉,扔进了垃圾桶里。又从笔记本上扯下来一张纸,也不知道在叠什么。


    但是纸张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叠着叠着,叶秋就趴到了桌子上。


    可能是哭了吧,但是,有些事情,眼泪只是一个发泄情绪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这个世界上自欺欺人的人有很多,叶秋也是其中的一个,因为他明知道自己在那小小的纸模型里写着的全部都是"不回家",却还是要玩一把,然后告诉自己是老天不让自己回家。


    就像是小学生的统计学问题,一个箱子里全部都是红球,摸出来红球的几率是百分之一百,摸出来白球的几率是百分之零。


    可是叶秋就是想要摸出来白球,他就是想要创造出来这种几率为百分之零的可能。


 


(2)


    初中时的叶家两位小少爷,别人不知道,学校的老师可是清清楚楚地知道的。


    叶秋每天要写两本作业。于是,每一天,老师都会看到两本一模一样的作业,然后把叶修叫到办公室去的时候,都会是叶秋代劳。


    这位哥哥,完全就是一个皇帝。而弟弟叶秋,就是当朝第一大丞相,对皇帝,那叫一个忠诚。


    就连考试,都是叶秋提前交卷,然后在距离考试结束30分钟的时候,和叶修互换考场,帮自己的哥哥把卷子写掉。


    老师们明明心里很清楚,但是完全找不到理由去批评这俩人。于是终于有一次,巡考老师在某一间教室的门口看见了两个长相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家伙,偷偷摸摸地说了些什么,然后另一个人进入了考场。


    当然了,最后是两人同时警告处分处理。


    因为谁也不好说,写完卷子的到底是叶修还是叶秋。


    为此,叶家的二老把叶修关在房间里三天,吃饭也只给吃素菜。


    后来他们才知道,最后的两天关的是他们的乖乖儿叶秋啊!


    当时的二人是前后桌。叶修在后,叶秋在前。


    叶修的同桌很喜欢叶秋,所以每一次二人换座位玩的时候,那个女孩子都会很乐意,然后就会傻傻地盯着这对兄弟传一节课的纸条。


    后来,纸条被发现了。


    老师们看到内容后,真的可谓大惊失色。


    ——傻弟弟,今天晚上吃啥?


    ——听课。


    ——傻弟弟,听哥哥的,今天回家的时候跟哥哥一起去吃麻辣烫。你钱多,哥哥没钱。


    ——听课。


    ——傻弟弟,哥跟你很认真地在讨论。第八题选啥?


    ——听课。1-5:ABCCB,6-10:ADBA|


    于是,纸条确定是在叶秋手中被收的了。因为第十题的答案也不知道是一个B还是D,只留下了一个竖杠。


    最后被爸妈骂得狗血淋头的居然是叶秋,而叶修坐在一边,听着自己爹娘的教育,其中当然还含沙射影地说了一下叶修。


    比如,"你怎么上课和叶修传纸条!他不学习你也不学习了么!"


    原本以为叶秋会就此不理自己,叶修安静了两天,结果不料叶秋变本加厉,开始用矿泉水瓶子的外面那层纸传纸条了。


    说是这种东西,看到以后就用打湿的餐巾纸擦掉,这样老师也不知道内容了。


    事实证明,叶秋是对的。


    但是这样传纸条终归是麻烦了点。耐不住寂寞的叶修开始学着折纸了。


    叶修喜欢玩电脑游戏,这是叶秋知道的。但是叶秋没料到,叶修会跳着脚要他教钢琴,说是什么练手速。


    于是,叶修用他漂亮的双手创造了无数的好玩的东西。班里人平时要给女朋友表白了,来他这拿一朵玫瑰,要给闺蜜表衷情了,来他这拿一个小青蛙,小猴子什么的。


    因此,在学生会叱咤风云的学生会会长叶秋,成了一个搬运工,负责把叶修折好的小东西在自习课的时候送到买家手上,然后拿着一两块钱,再给叶修拿回去。


    不过叶修最喜欢干的,还是在每个课间,转过来,和叶秋玩东南西北。每一次学霸叶秋都会随便应付自己的哥哥几句,甚至有几次叶秋说出了类似于"log以2为底数,2048为指数的数字,这么多下,从磁场的南方的地理上的方向那个开始,然后横着开。"这样的东西,弄得叶修尴尬了很久。


    除了这样的情况,平时叶秋正常的时候,还是会玩得叶修不亦乐乎。总是说叶秋是猪,叶秋是恐龙之类的难看生物。


    有一次,叶修管自家的弟弟叫"小公举"叫了整整一个月。


    后来,叶修总是在叶秋的耳边念叨着怎么折纸,一来二去,叶秋也就记住了一些简单的东西。比如,叶修最喜欢玩的,"东南西北"。


    这玩意不难折,一次考试,叶秋不知道选什么了,就随便写了一个ABCD,放到一个小小的"东南西北"里面,然后最后选中了D,不过那道题没有正确答案,答题卡上空白,才能给分。


 


(3)


    叶秋用"元宵节家庭团聚"的借口推辞掉了所有的应酬,把元宵节这天的工作早早就结束了。但是他还是没有回家。


    这个家里现在有了自己的哥哥,他反而不想回家了。


    因为他不喜欢那个跟着哥哥一起出现在自己家里的人。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叶秋也没有开灯。如果从街上看这一栋写字楼,就是全黑的。估计小偷都会很放心地来光顾。


    街上的霓虹灯照进了办公室,叶秋从小就在骗自己,自己可以比自己的影子还要高大,无论是怎样的影子,都只会成为自己身体的陪衬。


    但是现实不会骗人。


 


(4)


    学生时代的叶秋,在他的记忆中,每天只有三件事。


    一,去上课。


    二,管着叶修,不要让他不务正业。


    三,陪父母应酬。


    比起这三件事,其他的都已经黯然失色。就连吃饭睡觉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第一件事,叶秋总是完成的很出色,但是第二件事,他总是做不到,虽然如此,他还是会不断努力,想要把第二件事情做好。


    于是,这就导致了叶秋的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没有关于女朋友的定义,只有他这个让人操碎了心的哥哥。


    直到现在,叶秋的脑中所能记起的曾经,除了课本上的那些公式定理,就是关于叶修了。


    比如,叶修的起床时间,叶修的营养午餐计划,叶修的手工作品,叶修的放学后安排。


    叶秋的同学曾经开玩笑,说:还好你哥哥没有月经期,不然你真的会烦死。


    其实,叶秋很想和自己的哥哥换一换,让叶修和自己同是失忆,然后让叶修变成自己。每天学习,写作业,当班长,去对着那群"张叔叔李伯伯王阿姨"微笑。


    查阅了无数文献,叶秋发现,只能让自己和叶秋同时出车祸,然后才会有一定几率失忆。


    但是叶修怕疼,叶秋就打消了这个疯狂的念头。


    有一天,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两个叶修。叶秋在学校,上课睡觉,下课高声喧哗,然后不写作业,站在老师面前,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同时说:我是叶修啊,他是我弟。


    真正的叶修很懵逼,真的很懵逼。他从来没想过六耳猕猴和孙悟空的故事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回到家里,二人坐在沙发上,当家里的两个家长发现二人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因为他们俩都是叶修平时的模样,缩成一个团,用不穿袜子的脚丫踢着对方,手上还拿着一个苹果,说这:你去你去,我吃不惯那些大鱼大肉的,拜拜。


    最后,这件事的终结,还是叶秋自己承认了。因为从小到大的责任感告诉他,这个家里必须有一个人来支持父母的工作。


    也因为这件事,叶秋第一次受到了父母的骂,不是针对叶修的,也不是针对任何人的。


    就是针对这个从小到大都是乖孩子的叶秋的。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叶秋起了离家出走之心。他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天当过真正的自己。无论何时,他都是在用爸妈安排的一种生活在活着。


 


(5)


    叶秋躺在自己办公室里如雪一般洁白的地毯上,呆望着天花板,身边满是他精致的笔记本撕下来的纸折成的小东西。


    小青蛙,"东南西北",千纸鹤,小猴子,小孔雀,小汽车等等。


    叶秋依然记得,叶修告诉他,如果又一天他自由了,他要把自己折的这些东西都变成真的。


    叶秋笑:恐龙呢?


    叶修:恐龙不是你吗!


    叶秋的手背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心里就像被千斤重的巨鼎死死压住,连呼吸都困难。


    他的脑中全部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一个是把狂野吞回肚子里的乖小孩,一个是心里始终为了自己的梦想执着坚持的坏小孩。


    他好像自己都把这两个小孩揉在一起了。明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明明大人对他们的期望都不同,明明现在的生活经历已然大相径庭。


    但是其实两个人是那么的像。


    像到,时常自恋的叶秋都怀疑自己已经爱上了自己的哥哥。


    叶秋的笑声是伴随着泪滴的。


    这种哭笑不得,他已经压抑了很多天了。


    从那天,自己的哥哥被爸妈弄出去相亲,然后带回来一个姑娘,说要结婚的时候。


    叶秋甚至觉得,如果不是父母说得太快了,他一定会有机会告诉自己的哥哥。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辈子不结婚,我可以照顾你一辈子。"


    但是满肚子的情话就这样被风干成了在无人的夜里的一句"他妈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为什么要答应父母给他的亲事,从小到大他也不是第一次把爸妈的建议抛之脑后。


    怎么这次就要欣然接受呢。


 


(6)


    在叶秋离家出走前的那天夜里,他抱着被子枕头来到了叶修的房间里。


    叶修没说什么,就坐在电脑前玩着。


    "哥,你想不想弄个新键盘?"


    叶秋躺在叶修的床上,忍受了叶修几天不洗澡的有点难闻的味道,皱着眉头问道。


    "我啊?随便咯。"


    叶秋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在玩什么游戏,只是很多年他都没有忘记,那天在他哥哥电脑上出现的"荣耀"二字。


    这两个字一出现,就是十多年。


    叶修从抽屉里拿了包烟出来,扔给了叶秋:"怎么了小朋友,有心事?"


    叶秋从不抽烟,他也不知道叶修是哪学来的这坏习惯。


    "你才小朋友呢。爸妈知道你抽烟不打死你。"叶秋看了一眼叶修房间里放着的钢琴,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明显是叶修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弹过。


    "我相信你不会说的。"


    叶修坏笑,把椅子转了过来,"说吧,你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找哥哥我肯定有事。"


    "如果你离家出走,你会去哪?"


    叶秋的问题让叶修起了警觉。


    "我啊,我就,找家网吧,打游戏咯。"叶修笑得倒是挺开心,只是叶秋看的并不开心。


    "哥,对不起。"


    叶秋说完,就翻下了床,走到了叶修的电脑前,抱住叶修的头,狠狠地咬住了叶修的嘴唇。


    叶修也被他吓了一跳。


    那可是这两个男孩的初吻。


    若说叶修原本没打算代替叶秋离家出走,叶秋的这个举动,让他确定了,自己一定要离开。


    代替叶秋离开。


    不是为了躲着叶秋。


    是因为,他要保护叶秋,用他的方式。


    当叶秋知道,叶修给爸妈通风报信,说自己离家出走以后,就像火山爆发一样,火气根本压抑不下去。


    而叶修给自家爸妈的战略安排是,自己去抢叶秋的行李,爸妈在后门拦住叶秋。


    在后门逮到了叶秋的叶家爸妈训斥着叶秋不懂事的时候,叶修拎着叶秋的行李,正大光明地从前门离开了自己的家。


    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叶修音讯全无,二老根据叶秋的身份证,才发现叶修躲在一家网吧。


    为了避免第二天报纸的头条是"叶氏集团富二代离家出走,父母为此大闹网吧",一家人决定把这件事瞒住,等到过几天,叶修的这一腔热血冷了,把他接回来。


    于是,叶秋照样上学,叶家照样应酬。直到有一天,叶秋哭着跑回家,说叶修已经离开了网吧,去了H市。


    家里的大人知道找不回来叶修了,只能安慰叶秋。叶秋的行李里面的钱是基本够叶修一年生活了,所以也不用太担心他。


    他们不知道,叶秋每天其实都会去网吧里看一眼叶修。这下看不到叶修了,就像是丢了最重要的东西,叶秋的生活变得一团糟。


    比如,叶秋就是在那个时候视力开始下降的。医生说,大概是因为哭的太多了。


    男子汉顶天立地,哭什么。


    带着这样的一句话,叶秋就像当时他假扮叶修的时候一样,强烈的责任感告诉他,他不能任性。


 


(7)


    叶秋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很多次,最后终于跳到了语音信箱。


    "傻弟弟,哥在等你回家吃饭呢。还有你嫂嫂,如果你在办公室的话就早点回家,过几天你老哥就结婚了走了,你就别想看你哥我的倾城美貌了。"


    叶修的自恋,这些年一点也没有变。叶秋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叶修曾经抽着一根五毛钱不到的烟都觉得每天开心得不得了,叶修离家出走后,叶秋从自己的哥哥房间里摸出了他的不少存货。


    那些烟别提多呛了。


    发现自己家的儿子抽烟了,叶家的两位家长知道儿子心里难受,也不好说,只能任由叶秋了。


    叶秋一天能干掉二十多根烟,二老害怕叶秋学着吸毒,这个好孩子钥匙一蹶不振就完蛋了。把叶秋关在房子里,想抽什么烟就给什么。


    这些年,叶秋抽过不少世界知名的名贵烟,上至一根以万计算的价格,最便宜的,估计就是当年叶修偷偷买的那些烟了。


    看着烟雾和彩灯交织在一起,叶秋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他多希望自己当时能任性一点,不要把这个面具戴得那么久,当年能够和叶修坐在一起,多抽几根烟。


    后来的叶秋真的振作了,变回了以前那个无所不能的天才小少年。老师说,没了叶修这个拖后腿的,叶秋的发展前景更好。


    可惜的是,只有叶秋知道,他要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让自己的哥哥知道,自己能够给他所有他想要的, 只要他回家。


    烟到了头,叶秋把它扔进了垃圾桶里,同样扔进去的,还有那满地的折纸作品。


    若是第二天有人问起,叶秋还是依旧会说:啊,这是写的不怎么样的策划,就扔了。


    他不敢承认,自己的哥哥,比自己的面具,更重要。


 


(8)


    元宵节的夜晚,叶秋是被公司的一个小员工和员工的家人架回的叶家大宅。


    据描述,叶秋一个人,在一家吃麻辣烫的店里一个人喝着最便宜的烧酒,然后醉倒在柜台前。那家麻辣烫的店是那个小员工的父亲开了二十年的店了。


    "听我爸说,以前叶家的兄弟还经常去吃他的麻辣串,我还不信。今天可能是叶总碰见生意上的烦心事了,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叶修的耳边一直在回荡着这句话。看着躺在床上的弟弟,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家里安排的亲事,也不是他能推辞的。这么多年,把所有的事情都扔到了叶秋的头上,叶修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想用自己的方法,至少让弟弟轻松一些吧。


    而且现在自己的未婚妻是自己的粉丝,也不介意他继续打荣耀,这样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接下来是一段肉,来点我


微博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54871060546749


    "叶修,开一下门,我弄了点醒酒茶。"


    叶妈妈在门外敲着叶秋的房门,叶修倒是不紧不慢,把扔在地上的内裤穿好,将叶秋的被子给这个醉鬼盖好。即使下身已经湿了一片,但是现在应付掉自己的妈妈才是关键。


    "啊来了来了!"叶修穿好了衬衫,整理了一下方才被叶秋揉乱的头发,打开了门。


    "怎么这么久啊?"


    叶妈妈嗔怪,看叶修的样子大概是睡着了,也再没有怪自己的儿子。


    "你早点睡,别忘了明天还要陪你媳妇挑婚纱呢。"


    叶妈妈一想到自己家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叶修终于能成家了,接下来说不定就能立业了,半夜都能笑醒来。


    "好好好,老妈你更年期还没过去啊。"叶修笑道,把自己的妈妈推出了叶秋房间。要是她再往里走一点,看到叶秋床上的精液和湿淋淋的淫液,肯定要吓出心脏病。


    "好了,你今天就早点睡吧。叶秋这家伙喝多也不是第一次了,别太担心了。"


    叶修对自己婆婆妈妈的母上只能用一些语气词来应付。


    送走了家里的皇后娘娘,叶修才算是长舒一口气,谁知道这一锁门,就看见那只调皮的狗也跑进来了。


    "好了,小点你要是想跟哥哥收拾东西呢,你就待着吧。"


    叶修从叶秋的抽屉里找了一条干净的内裤,衣柜里还有洗干净的床单。三两下帮叶秋把床上的"罪证"处理干净了,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身后,这一切的证明还在他的身体里。


    也许过了今晚,就会消失了吧。


    就像这正月十五的月亮,到了第二天,就又变了样子。


    那天晚上,叶修一个人抱着一只狗和一堆床单被套的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把这一堆都藏到了最隐秘的地方。


    那个地方,叶秋一直都没有找到。十年来,就连来叶家打扫卫生的阿姨们也没有找到。


    因为叶修回家就在找那个地方。


    叶修的衣柜里,被叶修弄出来了一个夹层,不认真看,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那里面装的当然不是什么上世纪的南非大钻石这类的东西。


    就是一堆纸片罢了。


    歪歪扭扭地写着"猪","恐龙","小公举"的"东南西北",还有一些学生时代折出来折纸作品。


    当然,现在还多了这一夜的罪证。


 


(9)


    第二天早晨,就听见叶家的小少爷叶秋砸着叶修的门,说要看叶修的身上有没有吻痕。


    叶修被吓了一跳,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即使他能把床单被套换个干净,但是他还是没办法去掉这一身的吻痕。


    "干嘛?"


    叶修穿着家居服,很好地挡住了所有的吻痕,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叶秋,一脸愤怒。


    "你说!昨天你爬到我床上来!到底干了什么!"


    叶秋伸手想要抓住叶修的衣领的那一瞬间,叶修比在第十赛季最后和一叶之秋战斗的时候还要紧张。


    但是还好家里的皇帝陛下把这位任性的小皇子拦住了。


    "他是你哥哥!你想什么呢!这么大人了,好不好意思!"


    叶修在心里感谢了自己爸爸一千次,然后趾高气昂地跟叶秋说了一句:"怎么,连你哥哥的算盘都敢打了?"


    "昨天喝那么多还没说你呢,快点,今天公司还有例会。"


    叶秋愤愤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最后还是叶修把房门关上,然后就听到自己的妈妈在外面说了一句"你真该找个老婆好好管管你"。


    叶修保证,他是真的忍不住了才靠在门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但是在外人看来,叶修多开朗啊,小时候可把他弟弟玩得一溜一溜的,哪可能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


    叶修拉开他的衣柜,看着那满柜子的折纸,很想回到学生时代。和叶秋一起读完学,出国,然后两人回来,一起经营公司。


    但那就是一纸荒唐梦罢了。


    叶秋真的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春梦,公司的例会,已经成为公司当家人四年的叶秋,头一次分神了。


    而且还是在董事长叶爸爸在场的时候,叶秋站起身,说自己要出去透透风,留下一整个会议室里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挑选婚纱的过程很顺利,准新娘说什么叶修都说好。女孩子看出了叶修有心事,但是都快要结婚了,有些事情,婚后问,也没有关系的。


    第二天,没有任何人问起叶秋办公室的垃圾桶里面那一团又一团的纸到底是什么,当然,叶家收拾房子的阿姨也没有问家里的大少爷扔掉的那一堆白纸到底是什么。


    两框垃圾,一起进了垃圾场。随之进去的,还有这十多年来一段荒谬的感情。


 


(10)


    叶修的婚礼后,叶秋又一次喝多了。最后还是叶家的二老把这个毛头小子架回家的。


    经常在这样那样的言情小说里看见,前男友前女友去参加婚礼了,然后笑着举杯说"祝你幸福"。


    叶秋才知道,那就是放屁。


    因为他连祝福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举杯了。


    虽然叶秋已经把他心中的任性埋了将近三十年了,但是这三十分钟的举杯,他是真的埋不了了。


    宿醉后的叶秋在自己那精美的笔记本里写下了几个字,然后用他经常用来点几万元一根的烟的打火机,烧了那个被扯掉了很多页的笔记本。


    叶秋写下了什么?


    也许就是这么多年他对这段感情的感悟了。


    但是他对这段感情的定义,是将一句话劈成了两半的。


    曾经,叶秋觉得,没什么比血缘关系更近。自己的哥哥就是永远属于自己的。


    现在,他只知道,没有什么,能够比血缘关系更遥远。




END

评论
热度 ( 321 )

© 花火 | Powered by LOFTER